260.jpg

以前深圳是一地難求,現在則是想租也租不出去。



深圳廠房閑得慌 減租25%仍難出手

嚴翠《每日經濟新聞》
2008 / 11 / 27 星期四 14:17     

     “空置廠房達2500萬平方米,深圳大概1200萬人口,人均都能放下一張單人床了!”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國際貿易研究院最近組織的廣東省外貿出口情況的調查顯示,深圳目前共有2500萬平方米的閒置廠房。專題調查組成員肖鷂飛指出,一般城市的廠房空置率為10%~20%,而深圳達到30%~40%。


    隔10米就有一條招租廣告

    “低價廠房招租,黃先生15019436***”、“廠房招租7元起,可分租”、“工業區廠房招租,消防設備齊全”……記者在深惠公路沿線看到,這樣的廠房招租廣告隨處可見,廠房出租價格出現了普遍下降的情況。


    一路都是廣告

    11月21日下午,深圳陽光明媚,過梅林檢查站,沿深惠公路經過189工業區、橫崗工業區、阪田工業區等工業區,道路兩旁紅底白字的廠房招租廣告特別引人注目,平均10米就有一條,有的樓房幾乎被數條廣告包圍。

    “以前那些廠房基本上是滿的,哪有這麼多廣告?9月以來,空置的廠房陸續多了起來。”龍崗區布吉鎮阪田圍股份合作公司企業管理負責人蘇冬妮說。

    深圳大工業區原監管處負責人楊處長則表示,大工業區廠房受金融危機影響不大,遠不及鄉鎮集體建設的工業區那麼嚴重。肖鷂飛也指出,大工業區內企業的市場佔有率更大、競爭力更強、抗風險能力更強,暫時還不至於外遷或倒閉。

    肖鷂飛等專家的調查顯示,從行業來看,受金融危機影響最大的行業為傳統的勞動密集型、加工貿易型行業,其中,服裝、傢俱、玩具、紡織、首飾行業受影響最大。從地區來看,深圳受影響的企業主要集中在寶安區、龍崗區以及福田區井龍。


    租金下降25%

    受金融危機影響,廠房出租價格普遍下降。深圳市國土局網站顯示,2007年龍崗區龍崗鎮工業廠房平均租金為10~20元/平方米‧月。但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龍崗鎮工業廠房和布吉鎮的不少招租廣告直接打出“7元起價”的字眼。

     深圳廠房資訊中心近期的市場分析結果顯示,廠房租金價格大概下降了25%。以龍崗區龍崗鎮為例,今年4、5月,距離主幹道近的廠房租金均價為11元/平方米‧月,現在8元就可以租到。距離主幹道比較遠的廠房,以前的均價為9元/平方米‧月,現在7元或6元都能租到。

    
    經營者見廠房空置可能降低收入,於是緊急降低租金,以增加收入。“能租出去就租出去,總比空著好。”一位元新生村經營廠房的村民向記者透露,以前單間價格少了200元不租,現在130~140元就能租到;以前一房一廳350元左右,現在只有280~300元。”

    “除了降價,沒有其他辦法,只有等了,等企業活過來,我們也就能活下去。”阪田圍股份合作公司一位負責人說。


    因倒閉搬出,或為了節約成本

    “9月以來,僅龍崗鎮方圓不到2公里的地方,就有七八間廠房空置,其中,有3間是因為企業倒閉,有3間是因為企業壓縮成本、換廠房,有1間是因為老闆跑路了。”深圳廠房網廠房專員劉俊說。


    企業倒閉 廠房空了許多

    據廣東省發佈的統計資料,1~9月,廣東全省關閉企業5.6萬家,新開業9.2萬家,新開工企業數量實際上是在增長的。但從增幅來看,關閉企業增量比去年同期增加25%,新開工企業數量與去年持平。

    也有不少企業試圖減少固定成本,而壓縮廠房面積。深圳市恒達實業有限公司主要做鐘錶、各類箱包出口生意,4月開始為了擴大生產,將廠房從龍崗鎮愛聯村搬至崗貝村。廠房共兩層,每層800多平方米,原計劃一層為辦公室,二層為生產車間。

    “剛搬到新廠房,經濟效益就不好了,這幾個月生意更不好做。”該公司一位負責人說,為了減少成本,減少公司虧損,想將其中一層轉租出去。

    還有一些企業,雖然還“活著”,但也是在硬撐。“我們已經3個月沒發工資了,不知道還能撐多久。”一位在新生工業區某塑膠廠工作的陳先生說,有人去鬧工資,可是一鬧老闆就讓走人,在以前,想走人老闆都不讓走。


    節約成本 壓縮廠房面積

     在深圳最大的工業區——深圳大工業區的出口加工區,一棟6層的紅色樓房格外顯眼,四五個月前,這棟樓裏的貨物堆積如山,然而現在,廠房內空空如也。該樓開發商祥龍物業有限公司招商負責人李先生稱,迪高樂實業深圳有限公司曾租用這棟樓1年,當作倉庫,大約在6月份搬出了,直到現在,這棟總共3萬平方米的6層廠房仍然沒有租出去。

    “當時,迪高樂負責人解釋說公司在內部調整,所以要搬出廠房”,李先生說。據兩位保安透露,受金融危機影響,迪高樂效益不好,為了節約成本,才將這部分廠房的貨物壓縮在原生產廠房內。

    “我們都休息了一個多月,之前幾個月事情也不多,閑得很,去年這個時候都忙死了。”一位元在迪高樂做產品檢測工作的江西小夥說。

    記者走訪了多家企業發現,像恒達、迪高樂這樣壓縮廠房而導致廠房空置的企業普遍存在。


    廠房股東們年底分紅或減少

    廠房難以租出去,令廠房投資者心存憂慮,因為他們直接想到的是年底分紅。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深圳一些鄉鎮開始集體入股建工業廠房,以家庭為單位,每人一股,年底分紅。

     布吉鎮阪田圍股份合作公司安全巡查員張玉美說,阪田村共有800多人,其中50%左右的村民享有股份分紅。阪田村90%以上的廠房是集體入股建設的廠房,只有少部分當時非常富裕的家庭自建廠房,因此,房租和廠房年底分紅成為村民的主要經濟收入,“一旦分紅減少,直接影響到村民的家庭收入。”

     這次金融危機令有些村民想起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龍崗鎮新生村一位村民說那一年很慘,一家有4股,總共才分了不到2萬元錢。“今年應該沒1997年那麼慘,但也不知道有多少。”他告訴記者,這幾年每年每股能分紅兩三萬元,最多的時候分了3萬多元。然而,今年的廠房大量空置卻讓他有些擔憂,“那麼多廠房空著呢,今年還不知道有1萬元沒有!”


資料來源:鉅亨網。


自從大陸開始實施新勞動合同法後,滿山滿谷的企業開始"跑路",其中以韓、港、台的中小型企業最多。新勞動合同法使企業的人事成本增加30%以上,過去利潤已經不高的企業當然也就撐不下去。


企業有發展,人民才有好的工作和薪水。大陸反而本末倒置,想要先拉高人民的福利。不顧現狀的後果,現在連企業都沒了,民眾自然連找工作求溫飽的機會也沒了。



jame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