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的本質
「財富不會憑空增加,一方財富的增加必使另一方財富減少。」 內容重點 1. 說明房地產價值是由負債所創造的! 2. 股票價值的形成原因與何者獲利最大! 3. 造成通貨膨脹的最主要因素! 4. 造成通貨緊縮的原因! 5. 為何不論先進國家或落後國家,其一般民眾生活都很困苦!

479.jpg

冰島經濟最近好不容易逐漸恢復穩定,但不知他們的總統哪根筋不對,竟然做出不還款的決定,信評公司馬上將冰島信評調整至垃圾級,貨幣也變成垃圾級,而這個舉動究竟會對冰島帶來多大的影響?


冰島否決還款法案 自陷金援匱乏危機 評等遭調降至垃圾級

鉅亨網  2010-01-06


冰島國會上個月通過法案,對因冰島 Icesave 銀行破產而遭受損失的英荷存戶,支付 57 億美元的賠償金,然而周二 (5日 )冰島總統拒絕簽署此項法案,令國家籠罩在匱乏金援的危機當中,信評機構因此宣布調降冰島的債信評等。

冰島總統 Olafur Ragnar Grimsson 表示,並不歡迎此項在 15 年間,償付將近 60 億美元的巨額賠償金法案。然而,他的決定可能導致冰島失去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和北歐國家的金援,或遭延後提供。

惠譽 (Fitch Ratings) 將冰島的長期外匯發行人違約評等,由「BBB-」降至低於一般表現的「BB+」

惠譽同時將該國貨幣 IDR 評等由「A-」調降到「BBB+」,惠譽聲稱,冰島在此兩項評等的前景均為負面不樂觀。

標準普爾 (Standard & Poors Ratings Services) 將冰島的貨幣 IDR 評等打在「BBB-/A-3」,長期外匯發行人違約評等則為「BBB+/A-2」,並將其列入「信用觀察」(CreditWatch) 名單。



經濟雪上霜 復甦好難
經濟日報 2010.01.04
 
距離冰島三大銀行破產已逾一年,但冰島的經濟危機並未稍加減緩。目前失業率高達兩位數,去年第三季國內生產毛額(GDP)破紀錄萎7.2%,更糟的是,冰島國債可能已膨脹至60億美元。

由於國內金融業形同瓦解,冰島只能仰賴傳統漁業和地熱等天然資源恢復經濟實力。然而,就業市場低迷不振加上政府財政緊縮,冰島今年將面臨人口外流的問題。據統計,18到25歲的年輕人有半數考慮移民,專業人才也可能出國尋找高薪工作。

冰島能否絕處逢生,或許得靠歐盟這個救生圈。過去冰島為了捍衛漁業資源的掌控權,一直拒絕加入歐盟,但國會今年3月將重新討論此議題。



拒賠英荷存戶 冰島恐斷金援
聯合報 2010.01.06
 
冰島國會上月通過法案,將付出57億美元公帑補償因冰島Icesave銀行破產而蒙受損失的英國及荷蘭存戶。冰島總統5日拒絕簽署這項法案,法案將交付全民公投,並導致冰島面臨斷援危機。

分析師說,冰島總統葛林森(Olafur Grimsson)否決這項法案,可能導致國際放款機構停止援助冰島,冰島加入歐盟的期望也可能落空。一位芬蘭官員說,這個決定可能促使北歐國家延緩18億美元貸款。冰島因金融風暴國家瀕臨破產,目前靠外國金援續命。

IMF與北歐國家承諾提供冰島46億美元紓困金,IMF表示,樂見Icesave糾紛獲解決,但償付英荷存戶不是援助冰島的必要條件,北歐國家則要求冰島解決與英、荷歧見,否則不會支持冰島加入歐盟。

這是冰島立國65年來第二次出現總統拒簽法案的情況。冰島憲法規定,總統拒絕簽字的法案,若總理不肯撤回,則須交付全民公投。冰島總理喬安娜‧塞格達杜迪不願退讓,表示政府決心償還債務,顯示公投恐難避免。

荷蘭財政部表示,此舉「非常令人失望」,冰島政府必須立刻出面解釋自己的行為。英國財政部表示會找冰島商量,並要求歐盟處理此事;英國和荷蘭都反對冰島加入歐盟。

經過數周激辯後,冰島國會在去年底以些微差距通過這項補償英荷存戶的法案。但民間認為銀行犯下的錯誤不該由納稅人埋單,隨即發起請願活動要求將此案交付公投,冰島32萬人口中有四分之一連署,創有史以來最高紀錄。

批評者說,57億美元賠款相當於冰島一年國內生產毛額(GDP)四成,也就是每位公民平均負擔1.8萬美元(約台幣58萬元)。

冰島Landsbanki銀行的網路銀行Icesave,以高利率吸引存戶,但2008年的金融海嘯導致冰島三大銀行一周之內全都破產,其海外存款總計約 600億美元,主要是英國及荷蘭的存戶,他們的存款都拿不回來,英、荷政府只好先為Icesave代墊部分補償,再向冰島索討。



冰島與荷、英存款爭議的背景
中國時報 2008/10/21    

2002年,冰島開始將國營銀行私有化。幾乎佔冰島整個銀行體系的三家銀行因借貸容易,迅速成長,短短五年資產上漲了十倍。冰島的銀行並未投資美國次級房貸,他們有自己一套吸金和投資的作法,他們用五.四五%的利率,吸引歐洲各地存戶前來。

在一個平坦的世界裡,錢可以輕易找到最高的報酬率。冰島名氣傳開後,來自英國大約十八億美元存款湧入。不幸的是,當全球信貸市場緊縮,冰島幣值大貶,冰島的銀行無法償債,而許多債務是以外國貨幣計算。接著存戶急忙提款,但冰島銀行體系準備金太少,無法應付提領,三家銀行全垮,隨後被收歸國有。

結果,超過一百廿個英國地方政府以及大學、醫院、慈善機關把錢存在冰島的銀行帳戶無法提領。僅劍橋大學便存了約二千萬美元,十五個英國警察局,外加肯特、薩里、蘇塞克斯和蘭開夏等城市,有大約一億七千萬美元被凍結在冰島。



資料來源:聯合報,經濟日報,鉅亨網



1.冰島政府拒絕償付的合理性?

以私人經營的銀行而言,任何一個政府當然沒有義務去承擔,私人銀行因經營不善所遺留下來的爛攤。

然而,若是一個國家因金融穩定的理由,而將快破產的銀行收歸國有,
那麼這些被收歸國有的銀行一切獲利與損失,就應該由政府來概括承受。

因此,
銀行國有化前,由政府償付不合理。但國有化後,政府則有義務償付銀行所有的債務。



2.為何冰島政府要將出現危機的銀行收歸國有?

其中最大的理由,莫過於避免該國金融體系徹底瓦解。如果放任冰島前三大銀行自行倒閉,那麼該國國內的其他銀行,一定馬上會出現擠兌潮,而冰島就算傾全國的財產,也無法兌付全部民眾的同時提領。那麼提領潮出現後,接下來就是該國銀行,將面臨短期內同時倒閉的命運。

所以前三大銀行存續的代表意義,使冰島政府不得不全力支撐這些銀行。


3.冰島拒絕償付存款的影響?

短期內雖然可以不用為賠付龐大的金額而傷透腦筋,但是表面上看似沒賠,實際上卻賠進去比這些金額更多的東西。

其一,國家信評變成垃圾級,將使該國籌資面臨困境,以及籌資成本大為提高,更別提該國的一般企業,都將無法在國外舉債籌資。

其二,貨幣變為垃圾級,將影響外國投資者的投資意願,誰願意持有垃圾級的貨幣,不但外人投資將大幅度減少,連原本在該國的資金都會大幅度外逃。

其三,資金外流及市場供需的關係,冰島克朗面臨嚴重貶值的窘境,進而影響到國內生產與物價,所有冰島國內的民眾與企業,都要承擔物價大幅上揚的壓力

其四,雖然IMF表示,但償付英荷存戶不是援助冰島的必要條件,但英國畢竟是有影響力的國家,誰敢說IMF不會受到英國的壓力,而減少甚至拒絕貸款給冰島?如果在緊急時刻,IMF卻拒絕貸款,那其嚴重性可想而知。

綜合以上來看,拒絕賠付存款的不利後果,是遠大於賠付幾十億歐元的。


4.冰島償付荷、英存款,奇怪的地方?

按理說,外國人存入冰島的銀行,應該是兌換成冰島克朗後,才存入冰島的銀行裏。但最後賠付的,卻是以歐元來計,似乎有點不太合理。如果存克朗,那賠也應該賠克朗才對,不知他們是如何達成賠付的決定。

如果是賠付荷、英存戶是用冰島克朗,那麼倒有一個妙方可解決。就是想辦法讓冰島克朗大幅貶值,貶越多越好,最後再向國外舉債,將外幣兌成冰島克朗來賠給他們。

不過這麼一來,賠上的不僅只是國內物價,整個國家的信用也將徹底完蛋。冰島可沒辦法極權國家那樣,想怎麼搞就怎麼搞,還是會受到國際環境的壓力的。(但像阿根廷、巴西等國發生過貨幣危機,甚至改換貨幣的,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jame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小咪
  • 人口外流是必然的
    換作是我們
    也不敢繼續居住下去
    財產一夕間全化為烏有~
  • 如果小咪在那裏,本來沒財產,一夕財產化為烏有,對小咪也沒什麼影響。如果本來有財產,但一夕財產化為烏有,既然財產化為烏有,也就等於沒財產。

    不管小咪本來有沒有財產,在一夕財產化為烏有後,有等於沒有,沒有的還是沒有,所以小咪還是離不開,那就只能繼續呆下去了^^

    jamesz 於 2010/01/07 15:57 回覆

  • 小咪
  • 不要啦~~
    通通都沒有了
    會餓肚子咧~~XD
  • 小咪手很巧,種田養自己不是問題啦^^

    jamesz 於 2010/01/08 19:02 回覆

  • 小咪
  • 小咪就是不會種田啊
    平時連盆栽
    都會莫名其妙種死掉
    不行不行!!
    自己種的話
    小咪會餓死的~~
  • 小咪人緣好,大家會鼎力相助的^^

    jamesz 於 2010/01/09 12:02 回覆

  • simonplay2005
  • 你的經濟學背景知識很強,佩服
  • 過獎了,歡迎常來^^

    jamesz 於 2010/01/09 17:00 回覆

  • simonplay2005
  • 已將您加入我的連結,能增長知識的好部落格是一定要推的,我一定會常來拜讀好文的
  • simonplay2005
  • 我猜冰島總理喬安娜‧塞格達杜迪不願通過應該是受制於國內民眾的壓力,因為民眾若不支持, 會造成政權危機,有時候政治因素是會讓政府做出愚蠢的財經政策的.
  • 這就是民主的弊病,為了選票寧可做出錯誤的決定

    jamesz 於 2010/01/09 21:33 回覆

  • simonplay2005
  • james大,可否請您評析一下台灣簽ECFA的利弊,我在自己的文章'ECFA請顏清標代言'中的想法不知是否得體,也請JAMES大指教,謝謝
  • 個人是覺得短痛長痛的問題,雖然開放會衝擊國內產業,不過時間會改變一切,商業模式也會隨著時間改變,一個政策出來總是有利有弊。

    以短期來說,最先受到衝擊的就是一些勞力密集的民生工業,而其他的產業也多少會受到對岸低價產品的衝擊。

    但若以長遠的角度來看,台灣畢竟是以出口為主的國家,沒辦法外銷賺錢,等同台灣逐漸在消耗國家財富,台灣本身沒有錢的話,那這些國內產業也一樣會受到衝擊,兩者之間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另一方面,台灣既然是貿易國家,貿易國家最重要的就是市場,有了市場才能創造利潤。
    現在美國的消費力消失許多,未來只能期待一些有潛力的大國來消費如中國,而中國縱使富人只是少數,但隨便加一加都比美國多,況且他仍屬於持續成長中的國家,像這樣的國家民眾皆樂於消費,因此市場潛力非常之大。

    所以,切入重點,考慮到台灣所處的生存型態,找出台灣最需要的生存關鍵,那就是市場,有市場才會有生機。ecfa畢竟可以排除掉許多台灣在貿易上的障礙,這比起台灣自己獨立去談判來得有利,否則台灣不會被排除在東協之外(雖說是中國的打壓,不過這就是國際現實)

    先取得我們要的,其他的等有了實力再來談,市場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管他什麼發不發,能讓台灣排除進入障礙的就是有用。

    您寫的文章,我看了,覺得您也蠻有想法的。我個人是以實務的角度去看,無關黨派,找出對台灣最有用的,對台灣有利的就去做,如此而已。(台灣沒有市場,就等於斷了財路,就等於完全沒有機會,想當然沒實力的國家連談判的籌碼都沒有,而能不能取得市場份額又是另一件事。)



    jamesz 於 2010/01/10 22:31 回覆

  • simonplay2005
  • 謝謝您的回覆,基本上我是比較站在勞方的角度思考問題,當然若站在股東和資方的角度我舉雙手支持.不過對於政府對這種影響人民生活深遠的政策,一直想採呼攏過去的方式,覺得是錯失公民教育及培養思辯能力的好機會.
  • 深入去找尋最有利台灣的政策才是重要的,不應被政治或是其他片面的思想所干擾。

    台灣想維持主權就必須靠經濟實力來支撐,而政府要做某些重大政策之前,有必要將利弊得失都告知全體人民,不應只是單方面從好的一面做宣傳。

    一堆國家早已開放跟中國自由貿易往來,台灣不知在怕什麼?

    台灣有必要走自己的路,但現今形勢比人強,不得不為之。

    jamesz 於 2010/01/10 23:27 回覆

  • Sunny
  • 您好,我和你的立場完全相反,並不這麼認為。
    首先,。那張圖片就錯了!今年歐洲各國降到零下二三十度的時候,冰島有零上五到七度的高溫,何來冰凍?好吧,不要離題好了。請您先聽聽Missouri 大學經濟系教授 Michael Hudson 的說法好了!http://www.counterpunch.org/hudson08182009.html 冰島民眾會反對,事實上是有大量的學者在支持,而不是你說的民粹!如果賠這一大筆錢,會造成冰島的貨幣大幅貶值,造成房貸危機,更會改變人口結構,勞動力不足。同意賠款根本是自毀前途。

    目前根據民調,超過八成的冰島人反對為Icesave賠錢,八成以上的美國人也認為賠這些錢根本是莫名其妙。被評致垃圾級又如何?這些信評公司只不過是隨著現代的潮流罷了,1920年代還不是一堆信評公司應運而生,結果呢?這個世界在講求信用的時候,總是把道德和公義放一旁。目前這場危機不太可能會結束,全球的財富分配已經失衡到沒救了。在歐美各國沒有未來的時代,憑什麼說冰島還錢後會比較好?這根本是以現在這時候的思維在推估以後的狀況!更何狀你沒想到人口結構的問題!對經濟傷害最深的不是那些外資徹離道致資本形成的過成出問題,而是在答應還錢後,估計會有一半的冰島年輕人離開冰島,你想,這後果會有多慘!

    冰島總統反對的原因是希望交由人民做主,以公投來決定。但是最近受到英國打壓,所以不論是總統,還是冰島的兩大黨,都有意要在公投之前簽下同意賠款(如同目前台灣政府目對ECFA的態度),所以最近又一堆人出來抗議了。憑什麼認為冰島這樣子叫民粹?人民的決定就一定是錯的?憑什麼認為反對ECFA叫民粹?人民的決定就一定是錯的?這根本是以自己的觀點來順從這個時代的潮流。這叫做民主的缺陷?以人民的想法為考量點不是缺陷,這是對內部的信用,比對外部重要多了。自己沒有立身好,怎可能立足在國際之間?
  • Sunny妳好,
    如果一家企業被併購了,收購者卻完全不償還被併購企業的債務,妳覺得這樣是否合理?
    回過頭來,假如政府就是那個收購者,為了某些特定理由而將即將破產的銀行收歸國有,卻又不願賠付債務,難道國有企業就不應該償還債務?還是企業國有化後,債務就應一筆勾銷?

    再者,如果償還債務,可以獲得比不償還債務更多的利益,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還債。

    一家企業如果是私人的,當然政府沒義務,也沒必要為它買單。然而,一旦收歸國家,這家企業就是國有企業,它所代表的就不是私人,而是國家。私人企業破產是單一個體的問題,國有企業則代表這整個國家的問題。國家信用不良,連帶的該國之下的所有企業都會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

    償還債務,短期內雖會讓國家短少許多資金,然而如果不償還債務,將使國家舉債困難,或者更難以獲得他國金援,這種分別就是短期性與長期性的問題。

    jamesz 於 2010/01/16 22:31 回覆

  • Sunny
  • Icesave 是在英國獨立營運的網路儲蓄系统,是 Landsbanki 的海外分公司,但完全受制於British 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根據英國衛報的新聞,http://www.guardian.co.uk/money/2008/oct/07/banks.savings, Icelandic Financial Supervisory Authority 決定政府只接收「國內」(以冰島克朗來存) 的部門,而不處理海外的儲蓄系统→因是那是在英國和荷蘭獨立營運的,但是政府會提供二萬歐元補償給英國儲戶,其餘由英國政府自己處理。根本沒有理由要叫人吐出那30億英鎊!而英國還用反恐法凍結冰島各大銀行在英國高達40億英鎊的資產。我想是你沒有弄清楚整個事件的發展,以及冰島政府和英國政府彼此的互動,你才會覺得冰島償付荷、英存款有奇怪的地方!這是英國政府硬要冰島全額對Icesave 負責!可是Icesave已經破產,而且沒有被政府接收!你到英國去吧,隨便問一個人,只要他沒有把錢存在Icesave,都覺得英國政府的行為根本是莫名奇妙。現在好了,全冰島人恨布朗恨得要死。誰都清楚被迫賠那筆錢的後果!國家肯定玩完。

    英國政府根本是以大欺小,英國照理來說也欠曼島(Isle of Man)錢而拒決賠款,但是 Icesave 跟銀行國有化一點關係都沒有!憑什麼要由冰島政府來賠?英國政府用反恐法凍結冰島銀行海外資產來先保障那些在Icesave中有5萬英鎊以上的存款人。這完全沒道理,所以才會用「反恐法」,這個不受歐盟制約的法律。英國人也很生氣,有八成以上的英國人認為政府不應該如此對付這個小國,在人家傷口上撒鹽。那些信評公司根本是在英國政府壓力之下做出如此行動,冰島政府可沒接受Icesave!而且人家還保證每位英國儲戶兩萬歐元。
  • 當國家出面時,就不會是單純的商業問題,多數是屬於政治問題。如果Landsbanki 的海外分公司是屬於海外財務獨立的子公司,那當然不干冰島母公司的事,而母公司也無義務賠付給海外財務獨立的子公司。

    但是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Landsbanki靠Icesave利用高利息在海外大量吸收存款,而Landsbanki倒閉後,Icesave也跟著倒了。由此來看,Icesave是屬於與母公司財務掛勾的子公司。否則如果財務運作獨立的話,Icesave不應出現跟著母公司一起倒閉的情況。既然他敢在海外吸收存款,就有義務處理海外的債務,而誰吞下這家公司,誰就應該負責。否則當初就該讓這家銀行直接宣佈破產清算,而不是又要維持營運,一方面又不承認人家的存款。既然冰島政府要接收,債務卻又不認帳,英荷當然不會願意善罷干休。

    接下來,英國倒帳不願賠給別人,卻強迫冰島一定要賠,這就是政治,就是國際現實,強者說了算,自古至今皆是如此。

    jamesz 於 2010/01/17 23:20 回覆

  • Sunny
  • 再者,惠譽是英國的信評機構,當然會受到英國政府施壓,把人家降到垃圾級。你看標準普爾只是列入負面觀察名單,並沒有降級!而且慕迪也沒有降級!英國打壓冰島的行為跟法國在一戰後打壓德國的行為沒兩樣,都利用國際壓力使之屈服。更何況,現在的冰島比當時的德國更可憐,平均每人要負擔的這種模名奇妙的賠款比當時的德國人還要沉重。當時的國際不公義,導致德國納粹掘起!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現在,拉脫維亞的處境和冰島一樣(比冰島更慘),以後會有一堆東歐國家和新興國家步入後塵,如果冰島人能夠立用他們世界名列前矛的民主制度(民主指數全球第三、新聞自由全球第一),扭轉這種不何理的局勢,對全世界都會有貢獻。一位挪威經濟學者這麼認為,而Michael Hudson 也覺得如此!

    我認為你只有考量到市場,不論是冰島還是台灣的處境,這很沒有國際正義,簽ECFA是擴大市場沒錯,但是擴大市場並不保證有利可圖。台灣跟中國的貿易障礙完全去除的話,台灣企業會在中國大量擴廠的情況,而且亞洲人(日本人例外)只看獲利,不重品牌和創新,跟本只會擴廠削價競爭,結果獲利還不及擴廠的成本,台灣的資本全部跑到中國形成的資本財了。此外又打擊傳統產業,以及由於資本大量移往中國,導致台灣的資本形成下降,且市場資金大量往房地產和股票流動,造成更大貧富差距,市場資金流動困難,中小企業大量倒閉,失業情況惡化。而且ECFA只受益於石化工業和紡織業這些高度污染的行業,這不是台灣應發展的方向,而且又要付出比獲利更龐大的隱形環境維護成本,又會排擠到IT產業和生技產業。第三,中國百姓不希望ECFA通過,就如同九成的台灣人不願通過,因為大量的資本財在中國形成,除了會造成通貨膨脹外,也會惡化中國的勞工生活條件。我聽一些中國百姓說:這根本是台灣政府一廂情願的政策,只會看重自己的利益,不考盧我們的感受。而台灣人的反應跟他們一樣。看看日本企業,在海外的市場有多大,結果有讓百姓受惠嗎?更何況你說的擴大市場有好處的前提是要有高付加價值的產品,你想台灣企業會有這種眼光嗎?說什麼只要把握ECFA的黃金十年趕快升級產業就不怕十年過後兩岸市場全面開放的衝擊,這完全是屁話,大企業何時把中小企業放在眼裡?何時把百姓放在眼裡?現在的「極右派」KMT把台灣推入資本主義的火坑,目前台灣的小老百姓只能祈求DPP能夠改變,變成台灣的左派政黨,以及成為台灣的左派政府。

    然而,我是沒有完成抵抗ECFA的,我覺得台灣要先從內部改變,才有那個資格來談擴大在中國的市場。只要台灣「北歐化」,提高研發/GDP比,建立勞工的安全網,補助中小企業,就有資格來談這些發不發的東西。但是,以目前台灣的情勢,根本是想都別想了。談ECFA除了是KMT 一廂情願外,還根本是「沒那個屁服,吃那個瀉藥」!

  • 台灣資本外流嚴重不是一天二天的事,該流出去的早就出去了,簽了ecfa就會造成資金外流更嚴重?恐怕也不見得!

    對岸的低成本與低價產品,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過去十年來,台灣未開放,台灣的產業何曾想過未來開放低價產品的衝擊?還不是一樣一窩蜂跑到大陸去生產低價商品?

    就像過去的裕隆一樣,在高關稅的保護下,從來不會想要突破和改進,直到產業保護被打破,市場失去了,才會夢醒。

    如今台灣的產業也是同樣,別國能開放,台灣就不能,難道台灣能力就這麼差,還是有什麼特定的理由?阿扁時代一昧的鎖國,也未見這些受保護的產業思考過產業升級,再過十年,這些沒競爭力的產業還是同樣地原地踏步,保護這些不願進步的產業就是大家想要的?

    還是你覺得台灣就自己人賺自己的錢最好?這種想法未免太過可笑!

    台灣若無法出口賺取外匯,這些內需產業早晚也要倒一堆,沒錢的台灣,哪來的錢消費?
    所以我才說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開放是早點倒,不開放是晚點倒,晚點倒就算了,還拖下一堆人(不但內需產業倒,缺乏市場連外銷產業也倒)

    台灣不比美國和中國,沒有資源,只能靠貿易賺取利潤,以換取資產。說要保護國內產業而不開放,簡直是天方夜談!講國際正義,何謂國際正義?從來就只有實力,沒有正義這種東西?或者妳可以舉出哪個有正義感的國家會支持台灣的?

    jamesz 於 2010/01/17 22:52 回覆

  • Sunny
  • 何謂「鎖國」?是回應最後一句話的誇飾形容詞嗎?有那些國家對中國如此開放?台灣跟這些國家的立足點有一樣嗎?Krugman-Baldwain's Hub-Spoke Model 描述的現象是否會發生在簽定ECFA後的台灣(目前可確定的是:加入ECFA不會改變中國反對台灣和其他國家簽定FTA的立場)?假設ECFA確實給台灣一個出路,憑現在的政府有能力信服老百姓嗎?
  • 所有的政策都是一樣,無法滿足所有人,只是政府在實行重大政策前,應要考慮周全,並把受到影響的產業或個人,盡力給與補償或協助。

    jamesz 於 2010/01/19 03:20 回覆

  • Weber
  • 嗯!台灣的確不能賺自己人的錢,以目前台灣和台商的貿易必須要削除關稅這道障礙。可是這樣子台灣對歐美國家的貿易比重不就會一直下降嗎?根據克魯曼的理論,台灣如果只和中國簽FTA,而沒有和北美或歐盟簽FTA的話,由於東協加中國的關係,台灣會淪為Spoke。這是為什麼南韓在考慮和中國簽FTA之前就已和美國簽定FTA的關係。新加坡更是到處簽FTA。所以台灣的確在簽ECFA後會有經濟結構的大改變,平均薪資會降低,但實質GDP上升,實在是不可以和南韓、新加坡相提並論。但是就算不簽ECFA,也是如您所說的,內需產業終究會倒,外銷產業也會面臨困境。但是,假如不簽ECFA,應該也會有方法來應對,例如增稅來擬定產業發產方向,增加產學和作和以政府之力來提升R&D等,以加強貿易自主性,就如同瑞士一樣。可是就連瑞士也和日本簽FTA了,最近正和南韓、印度和中國談FTA,似乎註定21世紀的全球趨勢就是簽定貿易協定。因此,台灣不簽ECFA,恐會失去競爭力;如果簽ECFA,又不能和歐美日印簽FTA,最後會淪為東亞經濟圈的邊陲。看起來好像是:台灣如果沒辦法突破外交困境=沒有未來??

    此外,中國沫泡經濟已形成,最近嚴以寧教授和世界銀行都以發出警告。由於美日等國的低利,造成carry trade盛行,除了黃金價漲外,另外一個就是中國資產暴漲。全球大量資金流入中國,而且中國各大城市的辦公大樓租金下滑,可是房地產卻暴漲,加上隨著歐美等國洗消費力大不如前,中國GDP的增長已不再靠著大量出口了,目前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政府大量賣出國有地以維持財政平衡,資金又不斷擁入房市,目前七成財富集中在0.4%的富人手中,一般大眾的購買力其實是不斷在下降。這泡沫隨時都會破,如果破了,會對台灣造成多大的衝擊呢?假如沒有簽ECFA,是否會造成更大的傷害呢?
  • 風水輪流轉,美國花太兇,最後破掉了,現在換錢流入中國炒作。過去台灣非常依賴美國,所以美國消費力消失,對台灣影響非常大。如今對中國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中國未來消費力也消失了,台灣對中國的依賴性也很高的話,一樣會對台灣產生嚴重的影響。

    不過倒過來說,誰有消費力,對誰的依賴就高,這不就是做生意的基本道理嗎?無奈這就是貿易國家的宿命,必須逐水草而居,哪裏有草就往哪裏去,改天印度,巴西也成長起來了,台商及全球也同樣會一窩蜂的過去。至於過度消費所產生的後遺症,恐怕是誰也無法避免的掉,除非是自給自足的農耕社會。

    jamesz 於 2010/01/21 19:31 回覆

  • Weber
  • BTW,之前的扁政府並沒有鎖國,反而比現在的馬政府還有和國際接軌的做為。例如扁政府以OECD稅約為範本和多個歐洲國家簽租稅協定:2001年(荷蘭、瑞典)2002年(英國)2004年(比利時)2005年(丹麥),我想這應該是傑安特、HTC、acer 這些台灣少數的品牌經營企業能夠吃下歐洲市場的重要關鍵;而且政府還大幅鬆綁對中國投資上限,也沒有鎖住中國市場(DPP有不少人在中國有事業!)。扁政府最大的錯誤在於沒有明確的產業發展政策,忽視中小企業的發展,以及和大財團掛勾。反過來看現在的政府,大砍富人稅,任何兩岸政策毫無完善的配套措施,把 ECFA 說成 FTA灌輸民眾錯誤認知、和大財團掛勾的能力遠超過扁政府……等等。

    目前可沒有一個國家敢不在WTO架構下和中國簽定關稅協定的,只有台灣敢這麼做,風險該由誰來承擔呢?也許簽了ECFA之後說不定美國就會和台灣簽FTA了呢?但這值得賭嗎?我想政府應該要讓民眾來覺得該不該賭這一局呢!

    其實台灣只是小島國而已,受世界影響很大的,例如因為WTO杜哈回合的多邊貿易落空,導致全球吹起FTA的熱潮,台灣因為受中國阻擾而失去撘上這股熱潮的機會,而因此興起ECFA這個東西。但是雙邊貿易其實不一定對企業有利!它只會在特定國家提供少數企業有利的待遇,代價卻是放棄世界其它的國家。形成「政治支配經濟」的現象。在雙邊貿易下,會造成一些無效率、沒競爭力企業因為依附其優勢而能根深蒂固地發展下去(如ECFA之後的紡織業、石化業等)進而排擠到IT產業(請參考中經院的報告),造成國家競爭力下降,除非能夠和新加坡那樣和一大堆的國家簽雙邊貿易協定才能避免這個現象。所以囉,簽ECFA真的是在賭台灣的前途:倒底能不能和其他國家簽雙邊貿易協定。 
  • 政治永遠是與經濟掛勾在一起,這世界沒有一國例外,簽ECFA後,或有機會與他國簽。但不簽的話是絕對沒機會跟別國簽(試問有哪個國家願意丟掉中國市場,去跟台灣簽)。

    所以算來算去,簽總比沒簽好,簽個約而已有什麼大不了?覺得不好,難道沒辦法中止?台灣到現在還是自己做主吧!(雖說在國際上會受中國壓迫,但台灣該做什麼的決定權仍在自己手中。)

    jamesz 於 2010/01/21 19:36 回覆

  • cheng399
  • 最後的討論串很棒!!

    最後的討論串很棒!!學到很多
  • 歡迎隨時來玩^^

    jamesz 於 2010/02/04 15: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