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的本質
「財富不會憑空增加,一方財富的增加必使另一方財富減少。」 內容重點 1. 說明房地產價值是由負債所創造的! 2. 股票價值的形成原因與何者獲利最大! 3. 造成通貨膨脹的最主要因素! 4. 造成通貨緊縮的原因! 5. 為何不論先進國家或落後國家,其一般民眾生活都很困苦!

466.jpg

有學者提出愈民主的國家,其社會就會愈均富;反之,愈威權,財富愈可能集中在少數菁英份子之手。然而,真實情況是如何?難道社會的均富,是否真如那位學者所推論的那樣?


索爾孟:愈民主愈可能均富

聯合報 2009.11.15
 

法國知名政治經濟學家、南韓總統李明博全球事務顧問索爾孟昨天在台灣表示,一國的民主化程度是決定該國經濟發展是否持久的關鍵因素,愈民主愈有可能達到均富社會;反之,愈威權,財富愈可能集中在少數菁英份子之手。

索爾孟昨天應允晨文化出版社邀請,來台舉行「大師講座:經濟不說謊—後金融危機的全球經濟巡禮」。他指出,為什麼就算大部分的客觀環境相同,但每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還是會不同?他觀察到,「民主化程度」是關鍵因素,愈民主的國家,貧富差距會愈小;反之,愈威權的國家,財富則愈可能集中在少數菁英份子之手,進而影響經濟的長期正面發展。

索爾孟還提到,去年中爆發的金融海嘯是「無法避免」,因為危機與威脅是資本主義的本質,但還好資本主義有自我治療的特色,就像這一回各國政府就記取了 1931年與1974年的經濟衰退教訓,不再重蹈覆轍,以保護主義或是通膨方式讓經濟重現活力,這就是資本主義防止危機過度擴大的自我治療功能。

索爾孟認為,截至目前為止,資本主義還是人類社會中最好的制度,雖然無法帶領人類走向公平正義,但至少可以帶領人們走向繁榮。


香港全球貧富差距最大
星島日報 2009-10-22

台灣中央社引述美國《商業週刊》報道,UNDP將發達經濟體的基尼指數(Gini coefficient),以0到100分來計算,0代表最平等均富,100則是貧富差距最大。

  結果,香港以43.4的基尼指數評分,成為這份報告中全球貧富差距最大的發達經濟體;新加坡則以42.5的評分緊追香港之後,成為全球貧富差距第二大的發達經濟體。

  報告指出,貧富差距較大的前11個發達經濟體,除了香港、新加坡之外,其餘大多是西方國家,它們依序是美國(40.8)、以色列(39.2)、葡萄牙(38.5)、紐西蘭(36.2)、英國與意大利(同為36)、澳大利亞(35.2)、愛爾蘭和希臘(同為34.3)。

報告說,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國家、日本和捷克,則是最均富的發達經濟體。



中國貧富差距過大
星島環球網   2009-06-01

  中國經濟總量將在2009年年底超過日本。與此同時,中國貧富分化差距越發巨大,行業間收入差距或已達10倍,基尼系數已經超過0.496。顯然,這種貧富分化的現象會影響到和諧社會的建設,也容易成為社會不穩定的根源。

  單純的經濟增長不一定意味著社會的成熟發展和有效進步。因此,中國古人就提出“等貴賤,均貧富”的口號。馬克思主義認為,私有制及其分配製度是衍生剝削、導致兩極分化的根源,分配公平、共同富裕集中體現了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為形成示範效應,提高效率,就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但由於政策滯後,市場發育不全,中國由平均主義向貧富分化極劇傾斜。

  國際上通常用基尼系數來衡量居民收入差異程度,其數值在0~1之間。數值越高,收入分配的不均等程度越高。按照國際通常標準,基尼系數在0.3以下為最佳的平均狀態,在0.3~0.4之間為正常狀態,超過0.4為警戒狀態,達到0.6則屬於危險狀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在經濟增長的同時,貧富差距逐步拉大,綜合各類居民收入來看,基尼系數越過警戒線已是不爭的事實。1978年中國大陸基尼系數為 0.317,2006年則升至0.496。有的統計認為,中國大陸基尼系數已經達到0.5,遠遠超過國際警戒線水準。日本為資本主義國家,生活富裕的中產階層佔90%以上,基尼系數僅為0.25,十分公平。


資料來源:聯合報,星島日報,星島環球網



2006年夏天,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匯總了一份令日本人震驚的報告,其中指出“日本的貧困人口比率已經成為工業國家中最高的一個”。日本的相對貧困率為15.3%,僅次於美國的17.0%和愛爾蘭的15.4%,位居第三。英國目前的貧富懸殊情況是40年來最嚴重的。


美國聯邦統計局2007年有關美國居民收入的資料顯示,美國共有3650萬人的收入處於貧困線以下,美國大公司總裁的平均工資2007年為1080萬美元,相當於普通工人平均工資的364倍;而在1989年,前者只是後者的71倍多。


從中國香港到英國到美國,發達國家和地區到處都在哀號“中產階級的消失”。


從上述的資料和內容,我們就可以看得出來,不論是極威權的中國,或是號稱極民主的美國,其貧富差距是五十步笑百步,差不了多少。中國窮困的人民雖然很多,貧富差距雖然巨大,但美國等先進國家,貧困的人數也少不到哪裏去。


極權國家縱然能輕易操縱權力來達到致富的目的,但民主國家一樣有運作上的缺陷,財團仍然有辦法藉由巨大的財富來操縱立法者與執政政,來達到圖利自己的目的。換言之,民主制度並非是免除幕後黑手干預的保證。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不但中國的貧富差距很大,就連美國,英國等國家的貧富差距也同樣很大,不論是共產極權或是民主制度,兩者皆無法有效的排除貧富不均的問題。


再者,要提到基尼指標,縱使這個指標可以做為貧富差距的參考,但是該指標在應用上仍有其盲點。主要理由是日本的基尼指數最低,顯示其相當均富。然後從其他的數據來看,日本的貧富差距也相當嚴重,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就指出,日本的貧困人口比率已經成為工業國家中最高的一個,這點基尼指數的數據有明顯的差距。


更何況,從其他種種的跡象來看,如日本老人的犯罪率提高(為了生活而偷東西),為生活不下去而自殺的人數居高不下,在在顯示日本的貧富差距,並非如基尼指數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好看。


jame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Jay
  • 版大您好,
    這句話我是這樣看的,
    愈民主的國家,階級移動的機率就高,
    愈專制的國家就愈不容易用公共政策去影響既得利益者!
    (民主國家窮人至少可以拿選票去換到一杯羹!專制國家的窮人則什麼都沒有!)
  • James
  • 民主機制看似民主,每個人都有投票和參選的權利,但因遊戲規則設計不良,實際上卻是另一種不公平的開始。

    各位可看到參選者哪個不是有錢有勢?沒錢沒名氣的人參選,就算理念再好,能選上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相反的,有錢的人靠雄厚的資金便能得到充份曝光的機會,也較易贏得選舉。

    所以縱使為民主制度,到後來也逐漸成為財團,財閥的禁癵。

    其結果是,共產主義形成有權與無權階級,民主主義形成有錢與無錢階級,兩者比較皆半斤八兩。

    民主制度演變至今,弱勢者越來越弱勢,強勢者握住錢權不放,社會流動幾成空談。


  • Jay
  • 我是還沒有悲觀到"半斤八兩"啦!
    民主國家比較好的地方是它必須重視社會福利和教育投資!(像歐洲國家),
    所以窮人可以因為失業救濟和學生低利貸款或獎助學金(北歐連學費都不用!)
    得到翻身的機會!
    就算候選人都是有錢人,但是相關利益團體卻不一定是!他們還是有機會推動一些窮人相關的法案!
    畢竟大多數的投票人都不是有錢人,候選人再有錢他也得想盡辦法討好一般人才行!

    更重要的是民主國家的人民是有機會的,而專制國家卻沒有!
  •  Ray
  • 同意三樓的說法,我看完本文的直接感覺也是如此。至少民者國家的窮人多少有得到照顧(歐洲就不用說了,其他社福沒那麼好的,有選票考量多少會做一些事),極權國家的窮人根本就自生自滅。
  • Danny
  • 民主是民主,資本主義是資本主義,雖然兩者交互影響,但卻是不同的兩種概念
    讓貧富差距過大的是資本主義
    而民主,或許會成為資本主義的幫兇,也或許不會
    這要看人民有沒有"福利國家"的概念,重不重視社會的公平正義
  • jamesz
  • 民主國家讓人看起來似乎人人有機會,
    極權國家令人覺得好像眾人沒得選擇。

    然而,真實情況又是如何?
    民主國家中,多少底層的小孩有多少比例能夠爬上來?
    極權國家中,有多少高層是經由世襲而來?

    民主國家是比較自由沒錯,但是否有比較多的機會就又另當別論,自由與機會不能劃上等號。
    同樣的,極權國家雖然不自由,但也不等於沒機會。

    凡事能夠更深入一點看事情,會更好一些~

  • Jay
  • 窮小孩要翻身本來就困難,無關自由與否,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要求政府讓他有餓不死的權利!(當然包含受基本教育的權利!)
    一個窮人沒有用,一千個窮人對當權者就很有效!
    餓不死才有機會!

    專制國家...你大概集合十個人就被抓去勞改了!
    你知道中國有戶口二元制嗎,當你爸媽是農村戶口...你就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Google一下吧!
  • WLDTW
  • 個人認為, 極權主義下也不盡然對人民照顧不好.

    北韓是個極權國家, 但是他們沒有乞丐(所有的人都一樣窮), 每個人都被政府安排了工作... 當然不知甘哪知苦? 嚐過民主滋味的我們, 沒有人會蠢到認為極權國家舒服或公平. 給我選我當然還是選擇要活在民主體制中.

    -------------------------------------------------------------------------------
    另外, 不管是民主, 共產, 極權等的政體, 統治者要長期穩固統治的必要條件是要讓他的子民吃的飽穿的暖! 因此不論何種政體, 基本上都會打著均富, 與消彌財產分配不均的口號(遠景??).

    在各種政體的朝代初年, 統治者大多是殘忍, 因為他們必須強硬的建立新制度, 而此時大家都是均頻的.
    而經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休養生息,漸漸的該朝代進入強盛的時期, 此時人們都能吃飽穿暖, 大家均富.
    接著再經過幾上百年, 到了朝代末年, 朝代早期建立的制度已經殘舊不堪的無法應付新時代的問題, 人類的貪婪與掠奪的劣根性開始發揚, 各種漏洞與弊端讓有錢有權的人更有錢有權, 此時不管何種政體, 都會面臨嚴重的貧富不均, 甚至連人類存活最基本的吃飽穿暖都沒有, 然後該政體朝代要嘛崩解要嘛被併吞或是無產階級革命(農人工人游民流寇).

    歷史就是這樣輪轉不息的.
  • ppj
  • 這些事情都未提到一件事,就是人性。
    無論是怎樣的制度,一但權或財到了貪得無厭的人手裡,就會變成吸金磁石,自然開始出現貧富不均。
    沒有多少同時擁有"成為有錢人的企圖心" 與 "關心、願意分享財富給弱勢" 這兩種特質的人。
    也就是說,一但他成功,他只會想著如何越賺越大,永遠不嫌多。
  • 人只要手中一握有權力,想法就會跟著改變,這就是人性,自古皆然~

    jamesz 於 2009/11/19 23:35 回覆

  • Sunny
  • 聯合國的基尼系數不能當作衡量貧富差距的標準哦,有瑕疵。因為聯合國的人類發展報告就直言
    了「每國家庭所得的取樣的標準不統一」。最明顯的是日本,聯合國的數據顯示日本的基尼系數
    低於0.25,可是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的統計 (資料有標準化過較準確),日本
    夭壽的貧富不均,高達 0.32,比台灣還高,僅次美國和英國!日本稅低,不可能會均富。

    另外,愈民主愈均富,是百分之百成立的。您可參考經濟學人的民主發展指數報告,還有自由之
    家的新聞自由報告,北歐五國包下全球前五名 (全包!!)。而不管是什麼單位取得的所得分配資
    料,北歐都是最平均的國家。北歐的「富」,我想就不必多說,之前天下雜誌有好幾期瘋狂的介
    紹北歐。另外有一份非常有意思的報告,「全球繁榮指數」北歐國家全在前六名。美國、英國、
    日本都不夠民主,差北歐和歐陸一大截(法國除外),而這三國都貧富不均。還有新加坡和香港這兩個沒有民主的國家,富貧不均的程度居新進國家之首,且高達社會將瓦解的程度。李光耀還說這是全
    球化下必然的現象。我想「愈民主愈均富」的絕對性,已經非常明顯了。

    「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論點和「演化論」一樣可以證明是對的。我想所謂的民主要重新定義了,多數決不是民主的價質,而是「如何以民為主」,如何讓「所有人」都能享有充份的權力。像經合組織也有一份報告,有關「代間流動」,就是兒子和父親社會地位的差異性,以丹麥居首,其他的北歐國家也全包下前面幾名,表示民主是有助於讓貧困的小孩爬起來。沒有民主,就不會有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福利制度若更能增強競爭力,又會增進民主,這是良性循環。以這個觀點來看,所有英語系國家的民主都還不夠成熟,日本又更差了,台灣南韓又比日本還差,新加坡香港毫無民主可言。目前衡量民主發展的報告以經濟學人的民主發展指數最佳。而諸多單位所做的新聞自由報告也值得參考。
  • 感謝您的意見和資訊^^,至於愈民主愈均富的話就有待商確,因為確有極民主的國家,其貧富差距甚大的情形。

    jamesz 於 2009/12/19 17:54 回覆

  • Sunny
  • 我覺得每個人對「民主」的解釋不一樣,才會有不同的看法。
    而我不太認同你的推論,我發現你的論點來自10樓的那個相關係數的分析:民主指數和基尼指數的相關性!這不是很妥當。原因有二:第一、聯合國的基尼系數有非常大的誤差,除了各國的採樣標準不同以外,還有多數開發中國家的多數富有家庭不願提供數據,還有各國處理數據的方式也不同,造成數據扭曲非常嚴重。第二、這個結論事先就排除其他合理的解釋:民主成熟度和均富的程度不只是互為因果關係,還是「互為」正迴饋的關係!所以如果沒有其他證據推翻這些解釋,直接下定論並不適當。

    此外,儘關那個blog用效度不理想的統計來分析,相關係數還是負的0.22,表示基尼係數愈低,確實民主發展有增加的趨勢。而依我的論點來看,必須要有一個統一的調查方式,如全部都用OECD的資料,或歐盟統計局的資料,然後再把民主指數低落、以及基尼係數高的數據去掉,然後再計算其相關度。結果無論是OECD還是歐盟統計局的資料,其Gini index 和民主指數的相關度很接近負一。我想您的看法是「儘管的確有這個趨勢,還是無法解釋少數特例的原因。」您提出「有極民主的國家,其貧富差距甚大的情形」,美國和英國不是特例,因為美國和英國的民主指數落後一堆的已開發國家。我想您指的特例是紐西蘭、加拿大、和澳洲吧?尤其是紐西蘭的情形非常不可思議,民主指數僅次於北歐和荷蘭,但基尼系數跟英國一樣高。我想您一定覺得這些英語系國家的現象很奇特吧!

    其實有一點沒有考慮到:民主不是短時間累積而成的!它是慢慢累積的!紐澳加在80年代以前的稅很重,是到了80年代末期和英國一樣大砍社會福利,原因都是社會福利脫跨經濟,儘管均富,但是有一分穩定收入總比靠社會福利好,所以百姓靠著民主制度,選擇了現今所謂的 anglo-saxon 模式:只保留對於個人最終的社會救助 (即失業後),市場給予較低的約束,一言以蔽之「重彈性不重安全」。在那個時代,福利國的子民普遍認為「福利是經濟的負擔」,但是到了現在才體會到過頭的資本主義(貧富差距擴大) 對多數人沒什麼好處。所以如果只用現在的觀點認為紐西蘭這些國家的民主成為有權有勢者的奴隸,非常不妥。時帶潮流會改變,假如經濟學人的民主指數沒有高估紐西蘭的民主發展,那麼,在不久的將來還是會重回福利國一員。我想這是對這些例外的合理說明了吧?如果民主制度像你所說的被少數的上層社會用媒體或不透明的制度綁架,我想這樣的社會也不夠格稱得上民主,例如台灣、美國、大多數的民主國家。似乎只有北歐和荷蘭能夠達到真民主的條件吧?
  • 感謝您這麼仔細的留言,福利國家的好處就是將財富盡量轉化成全體民眾可享用的社會福利,當然這麼做的結果,就能消彌掉部份貧富差距。

    gini系數有其盲點,不論何種統計工具,都只能當作參考,因為很多時候這些工具的盲點,並非只靠著精準的計算或統計就能解決,那屬於邏輯上的缺陷。

    至於為何我一直強調民主與貧富差距沒有絕對的關聯性,如果你有機會看過我的書3/4債務世界的內容(有些圖書館裏有),可能你會明白我到底在說明什麼樣的事實。貧富差距是這個世界經濟運作的缺陷所造成的,並非民主或是極權就能改善的,發展時間經歷越久,貧富差距必然就會越大。過去是靠戰爭或革命來重新洗牌,現在卻沒有這種機會。

    jamesz 於 2009/12/27 17:45 回覆

  • Sunny
  •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您寫了不少書呢!
    感覺您好像覺得這個經濟運作的缺陷沒救了,至少目前看來是的。
    所以您認同幾年後,馬上就有比這次經濟危機更嚴重的危機嗎?
    請教您一個問題,像西歐各國的外債相當驚人,長遠來看會不會對對國家發展造成問題?例如愛爾蘭累積至今年第一季的外債佔GDP的1035%,這比冰島還高;盧森保的金融業資產是GDP的25倍,外債高達GDP的40倍,所以盧森堡的平均每人GDP儘管高達11.5萬美元(2008年),這樣的發展是不正常的嗎?
  • 在市場資金充沛的年代,高負債比的國家還能藉由各種管道來獲取資金應付。然而,在這個時候,市場資金看似充沛,實則虛有其表,大多數資金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很多國際級的銀行都出現資金斷流的現象。

    換句話說,未來幾年會產生存款數字不斷下滑的情況,也就是說還會有為數不少的銀行倒閉。在逆向的經濟循環中,銀行倒閉的意義就是經濟衰退的持續進行。而股市是經濟的櫥窗這句話實際只對了一半,因為股市所反應的不一定就是經濟的成長。

    所以接下來,高負債比的國家將會發生十分嚴重的經濟衰退,衰退的程度取決於其賺取財富的實力(如生產力),而純綷靠金融周轉來賺錢的國家則十分的危險。

    至於發展正不正常,就看該國是否能維持下去,才能蓋棺定論。所謂勝王敗寇,能靠高桿槓迅速致富又能長期維持,誰又能說它錯了?只不過這種近似賭博的模式,如果無法見好就收,最終仍有遇到如現今金融危機而導致破滅的機會。

    jamesz 於 2009/12/27 21:18 回覆